走马灯

吴邪无敌脑残唯粉
会咬人的
雷黑瓶黑花吃all邪
当然黑邪中心

“所以那些可能都不是真的,董小姐。”凌晨三点,他坐在阳台的水泥沿儿上唱歌,最后三个字儿咬的很不清楚,含含糊糊地闷在喉咙,滚一滚滑进心窝子里。

我听了很久也没等来下句,披上衣服下床,攀着他的胳膊问他,“李振洋,什么可能啊,哪来的董小姐?”
他不说话,我探过头去看他,厄庇修斯的鼻尖上挂着一滴泪。

我吓呆了,伸出手去接,他把我的手打到一边去,连嘴都懒得动,就咬着后槽牙斥我,“别添乱,不是唱给你听的。”

评论

热度(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