走马灯

❹[一八]不可说

#虐,be,第三人称视角
大概再来一章就完结了吧…下一章佛爷会出现。
齐山这孩子多可爱,希望你们给他寄小花袄x。

张家佛爷在我十九岁生日的后一天喜得贵子,爹说他接下来的半辈子都会平平安安,和和乐乐。

爹年底合了眼,临走之前还在躺椅上晒太阳,他拉过我,对我说我眉目里像他。我问爹像爹还是像张启山,爹只摇了摇头,又笑得露出小虎牙。

像他啊。

爹说我也是个硬命,以后一个人要小心;爹说当时他还年轻不懂事,以为离远点就不会再有关系,现在回过神来,觉得这事儿办的实在不好,让我在张家侄子百日的时候回去喝个百日酒吧。

我说好,我去。

爹说以前的事也有他的不好,当时一心只想着给张启山把命改了,破了很多规矩,做了齐家不能做的事,现在去日无多,就都当他年轻留个纪念。

是啊,他年轻用命留了个纪念,受他恩的人还偏偏不信命。

爹还絮絮叨叨说了很多事,人家临死前都一个人安静地在脑里过走马灯,就他自个儿不甘寂寞,还都秃噜出来给别人听。

我说爹你说够了没,外头挺冷的咱进屋吧。

我爹没说话。

我偏过头去看他,爹已经合眼了,脸色还红红润润的,和睡着了一样。可是我就是知道他这是死了,他不让我算命,我还偏要算。爹是挺不过这个年关的,我知道。

我起身拍了拍前襟,想把他先抱屋里,搁外面放着也不好看。天色突然就暗下来了,和夜里一样黑,我这才想起来爹是得遭天谴了。闪电一亮,我就跑回屋里了。大雨哗啦啦地下,风夹着雨点打进门里,院子里的树都快给吹倒了,这雷才劈下来。把树给点着了,烧得院子里火光冲天。

我出乎意料地平静,就坐在屋里看火苗噼里啪啦把院子烧了个遍。

后来火停了,天也晴了。

我拿了个小盒子出去,跪在那一堆灰前面磕了几个头,意思意思抓了几把装进了盒子里。骨灰挺热的,我把手伸进去的时候还烫了一下,爹胸口挂的那块玉碎成两半了,我想想,扔进了盒子里。

这事儿就算这么完了吧。

也算不得我薄情寡义,爹养了我九年,说没有感情才奇怪。只是算命的,都很信命,命里爹要走,我也犯不着傻乎乎地拿自己的命给他拦住。

对爹来说,他都放下了,想开了,走了倒清净。

评论

热度(2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