走马灯

[黑邪]他们在做什么

吴邪躺在葡萄藤下面那张藤椅上,黑眼镜在旁边吸溜泡面,黑眼镜说:“其实咱俩早就见过面。”吴邪用鼻音哼了哼,“什么时候,上辈子吗?”黑眼镜笑嘻嘻什么也没说,低头把泡面桶里的汤也干了。



那时候黑眼镜眼睛还没出事,面儿上看着就是个二十七八好小伙子,给九门里霍家办事,正巧遇到来串门的狗五爷,怀里抱着白白净净一个奶娃娃。奶娃娃冲他伸手,他就笑眯眯地凑上去,奶娃娃一抬手,点在他眼角上,刚学会说话的小娃娃说,

“叔叔,你眼睛真好看。”

评论

热度(25)